台生61

台生並沒上來。她跪著,探身向下看。看到下頭,小屋的窗玻璃透出燈光來。不一會,門打開,台生抱著一張涼席出來。他在下頭把涼席遞給小進。小進接上來,鋪在平台上。

平台上還有些溫熱,讓太陽曬了一整天,鋪上涼席正好。兩個人併頭躺下來。四面一片黑,天頂上昏昏忽忽,只有一小片缺角的月。小進說:「書呢?」

台生嗤一聲笑起來:「你有夜光眼?」小進說:「是啊。你不是也有?」台生遂道:「哦,是的。差點忘了。」在這剎那,兩個人一找飯店 trivago起成為能夠在黑暗裡看見東西的人。遊戲就此開始。

台生把書給她,說:念一段聽聽吧。看是講什麼故事?

小進翻身成了俯臥,她像模像樣把書打開來,有板有眼的開始翻閱。剛才略瞄幾眼時,看到了書皮上介紹的幾篇小說名字。她隨口講:「這有個故事,講有個女孩,長得不錯……」台生也翻過身來了,兩個人趴著。台生說:「叫小進是不是?」小進打他一下:「不是。」她感覺台生這話似乎有幾分讚美的意思,一下子有點接不下去。台生很少稱讚她,他們太熟了。

台生靠近她,裝著跟她一起在看書,手訂房trivago指著頁面上,像似他們談的部分就在這位置。他說:「哦看錯了。原來她叫小豬。」「小珠?」小進在腦袋裡描繪著這個聲音的字形,有點迷糊:「哪個小哪個珠?」台生笑出來:「小豬,豬八戒的豬。」他但凡戲弄了人總是非常樂,自己憋不住,先笑起來。

小進好氣又好笑的:「你小心我把你從這上頭踢下去。」

台生翻身抱住她:「那你也逃不過。」

他貼著小進,小進沒掙扎,脖子昂著。她的頭髮流順,滑滑的,在他臉頰下,並不扎刺,非常柔順,像某種編織物。乾燥,蓬鬆,帶了點小進的體味。台生深深嗅一嗅,說:「你多久沒洗澡了?」小進害羞起來:「你才多久沒洗澡了呢。」她在台生身子下扭動:「你給我下來。」台生說:「我又沒說你臭。」他往小進頭髮上抹兩把,湊到小進鼻前:「你自己聞。」(待續)

(中國時報)

962668F5FDDACF08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